《求是》编辑部: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

浏览次数:186 发布日期:2019-04-10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什么主义?这个不成问题的问题,似乎成为一些人的“心结”,提出这样似是而非的疑问。

  习总书记鲜明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掷地有声,一语中的,打开天窗说亮话。

  马克思、恩格斯和空想社会主义者有一个重大区别,就是反对对未来社会主义和社会的“样子”作具体想象,认为描述得越具体就会越荒谬,他们指出,关于未来社会组织方面的详细情况,“在我们这里连它们的影子也找不到”。马克思、恩格斯只是依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对未来社会作出了原则性的预测和设想。比如,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组织生产,满足全体社会成员的需要是社会主义生产的根本目的;对社会生产进行有计划的指导和调节,实行按劳分配原则;合乎规律地利用和改造自然;社会主义事业必须坚持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通过大力发展生产力,使社会主义高度发展,最终实现向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过渡,等等。

  这些原则,描绘的是未来社会的一般特征,为后人建设社会主义指出了前进方向,确立了基本遵循。马克思、恩格斯同时反复强调,对这些原则的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具体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不能教条式地对待,既要坚持基本原则不偏离方向,又要结合具体实际来运用和发展,这正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品格的鲜明反映。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觉而坚定地以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为理论和实践的根本指导思想。比如,在政治制度上,实行领导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在经济制度上,实行公有制和按劳分配的制度;在文化制度上,实行马克思主义指导的先进文化制度,等等。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不是自诩的、“贴牌”的,而是以鲜活的现实社会制度为明证的,这叫拿事实说话。同时,中国又根据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创造性地坚持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比如,在政治制度上,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民主,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和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根本政治制度的政体形式来实现的;在经济制度和体制上,公有制和按劳分配的制度,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形式来实现的;在文化制度上,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是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繁荣发展的形式来实现的,等等。所有这些,都没有离开社会主义的“共性”,但又都具有亮丽的“中国品格”。对照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没有丢掉老祖宗,又别开生面;既不是僵化教条“照着讲”,也不是另起炉灶“另外讲”,更不是改旗易帜“反着讲”,而是继承发展“结合讲”、“接着讲”、“创新讲”,一脉相承,与时俱进,立足中国大地,践行和创新科学社会主义原则。

  有人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歪曲为“资本社会主义”,甚至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

  就拿所谓“国家资本主义”来说,这本来是列宁提出的概念,描述的是资本主义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包括资本主义国家对企业的直接控制,对经济发展如生产和分配的监督和调节等。因此,给社会主义中国扣上“国家资本主义”的帽子,实属张冠李戴、指鹿为马。一些人反复炒作“国家资本主义”、“资本社会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的目的,就是为遏制中国制造舆论,企图通过抹黑中国社会制度,动摇人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迫使我们放弃被实践所证明的成功道路和制度。搞清楚这个问题,就不难明白,所谓“国家资本主义”之类的论调是别有用心的。

  经验教训反复告诉我们,对科学社会主义不能搞教条主义,不能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但也决不能背离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过去我们曾因盲目学习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做法导致了挫折,现在在对待其他国家的发展模式时,更要汲取历史的教训,防止因新的盲从而遭致新的失败。

  “邯郸学步,失其故行。”习总书记在文稿中使用这一典故寓意深邃。在当今全面开放的时代,我们认识了世界上不同国家的种种主义、种种道路,目睹了这些主义、这些道路的不同命运、不同结局。如此这般的“颜色”,这样那样的“之春”,其后果是一再出现的党争纷起、社会动荡、人民流离失所。惨痛的教训,足以惊醒那些做着不着调迷梦的“睡中人”了。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始终保持政治定力和自信的中国,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生机如新,旺盛成势,前景灿烂。

  习总书记说:“我们坚信,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发展,我们的制度必将越来越成熟,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必将进一步显现,我们的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我国发展道路对世界的影响必将越来越大。”这就是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我们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形成了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习总书记指出:“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开创的,但也是在新中国已经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进行了20多年建设的基础上开创的。”

  历史总是前后自然联系的,不能任意选择,岂能人为割断。马克思说过:“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

  如何正确认识和把握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重要历史时期的关系?习总书记为我们作出了最有说服力的分析阐释。

  一是“两个如果没有”。如果没有1978年我们党果断决定实行改革开放,并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把握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社会主义中国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大好局面,就可能面临严重危机,就可能遇到像苏联、东欧国家那样的亡党亡国危机;如果没有1949年建立新中国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积累了重要的思想、物质、制度条件,积累了正反两方面经验,改革开放也很难顺利推进。

  二是“两者不可割裂”。虽然这两个历史时期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指导、方针政策、实际工作上有很大差别,但两者决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对立的。我们党在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提出了许多正确主张,当时没有真正落实,改革开放后得到了真正贯彻,将来还要坚持和发展。

  三是“两个不能否定”。对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要正确评价,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为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积累了条件,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是对前一个时期的坚持、改革、发展。

  正确看待和评价两个历史时期关系的关键,是坚持什么样的立场和方法。如果站在党的立场、人民的立场、共和国历史前进的立场,用历史的、辩证的、全面的方法进行认识,就必然得出“两个历史时期”血脉相连,不可彼此分割、互相否定的结论。

  历史事实正是如此。新中国成立之初,同志曾经感慨地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团结一心、奋发图强,在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逐步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国家综合国力显著增强,人民生活水平稳步提升,国际地位得到世界普遍承认,积累起在中国这样一个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十分落后的东方大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经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确立和不断巩固,更实现了国家的高度统一和各民族的空前团结,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保证。这些实践探索和成就,为改革开放后的大发展、大进步奠定了基本的前提条件。

  历史总是在蜿蜒曲折中进步。充分肯定改革开放前历史时期的历史成就,丝毫不意味着要回避和忘却经历的挫折、走过的弯路。我们要正视历史,过去做得不好的就是不好,做错了就要认错改错。我们党勇于承认,改革开放前曾犯过严重错误,付出过沉重代价,教训极其深刻。因此,一定要从历史的经验教训中得出规律性认识,不再重犯错误,把现在和未来的路走好。我们党作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目的就是这样。对改革开放前历史时期功过是非的评判,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立场和方法,看得到主流和支流,分得清真理和错误,区别开经验和教训。这是保持自信的根据,是继续前行的动力,是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由。

  为什么要突出强调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习总书记说,因为“正确处理改革开放前后的社会主义实践探索的关系,不只是一个历史问题,更主要的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这个重大政治问题处理不好,就会产生严重政治后果”。

  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其历史就是源流,就是命脉。如果真实的历史被否定、被抹杀、被歪曲,不但不能获得新的发展,而且难以在当下立足。历史是安身立命的基础,更是改革发展的基地。“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多年来,国内外一些势力大搞历史虚无主义,打着“还原历史”、“反思历史”的旗号,对中国的历史、对中国革命的历史、对新中国的历史、对改革开放的历史、对中华民族的历史,极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歪曲历史事实,颠覆科学结论,制造思想混乱。他们“乱史”,是为了“改道”,目的是煽动推翻中国的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改变已由历史选择、人民选择的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政治问题就要从政治上看。只有深刻理解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都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这一重大论断,才能更好地认识和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昨天、今天与明天。如果不从政治上把握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就有可能被历史虚无主义等思潮所迷惑,掉进一些势力刻意设计的陷阱里。当年苏联解体、苏共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苏联、苏共历史被全面否定,“告别过去”等论调充斥舆论,结果造成严重的思想混乱、政治混乱、行为混乱,人们对苏共、对社会主义失去了信心,偌大一个国家、一个政党很快就土崩瓦解、作鸟兽散了。

  试想,如果否定了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分不清主流和支流、真理和错误、经验和教训,把我们党在这一时期探索中的错误、失误无限放大,对我们党在这一时期取得的成就、经验视而不见,势必会对同志和思想、对我们党这一时期全部工作作出错误评价。如果否定了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把改革开放中出现的暂时困难、矛盾和问题无限放大,一概上升为制度问题、道路问题,势必会导致对改革开放、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质疑,我们今天取得的一切成就也就失去了意义。一些人宣扬这些错误论调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放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到老路或邪路上去吗?